悠悠悠悠悠悠

长弧👐请点开
关键词
マギall/JOP/all渚カヲル/allリヴァイ
如果是以下混所谓热圈↓的朋友
凹凸/mha/魔道等
及那些玻璃心的“神仙太太们”
麻烦不要fo我👐
以免引起诸多不愉快
在下必会圈地自萌
还请阁下不要多扰
致谢

从老师的态度解释法斯的“人化”走向

休一云:


金刚老师作为一个领袖般的存在,对各宝石都施以同样的耐心和爱,也正因他的平等,小宝石之间也并没有什么歧视以及高下之分。


可在法斯后期持续变强的过程中,金刚老师——这位原来的坚定中庸主义者,却逐渐对法斯的存在产生了更加复杂的情感。这般“情感”大可以看做亲情之外的衍生,却与同其他宝石那样的亲情又有那么些不同。


例如,显而易见的,老师在其他宝石被带走时表现出的是大多是自责,悲伤,可在后剧情中被告知“磷叶石被带走了”时却微微有些失控了——那块裂开的地痕大抵代表着一种恐慌和震惊,而非仅原先的怜惜如此简单。再者,老师对磷叶石回归的态度也十分值得揣测,他意外地没有过多追问,而是用那句简简单单又满含深意地“太好了”盖过一切。


为什么老师会偏偏对磷叶石的态度不同?回忆一下剧情,法斯在成长历程中从头到尾所挂念的除了安特库,便是老师和月人的关系——这两个挂念都曾让他陷入长期的抑郁状态。“老师和月人究竟有什么联系?老师还是老师吗?”他甚至可以通过这个出发点编一本十万个为什么。


金刚老师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的学生如此纠结这个敏感问题,毕竟曾经的法斯是那么咬文嚼字,却又瞒不住事情,可他却三番两次地选择了宽容。包括郭斯特被带走那时黑水晶当着老师的面对法斯进行训话,那儿已经看出老师对法斯“和月人沟通”的行动是一清二楚的,可他依旧选择了回避。


多次回避是为了什么?假设一下,你有一件往事,当别人三番两次提问你的时候,若你真的不想让别人了解,你定会下意识回避——老师便是在不断逃避着这个话题。再假设一下,若你有一件实在不想让别人知道的事情被三番两次追问,还被调查,你会不会生气?定是会的——可若你真的不生气呢?


那那位不断触碰你底线的人,对你来说必定非同一般。


那,为何非同一般呢?目前我能找到的解释是:老师在法斯身上看到了人类的影子。并且不是因为小事突然感受到的,更多的是从他不断成长中,渐渐感受到了这个宝石身上非同其他同伴的性情——那就是人性。


有一段剧情是法斯和刚涂粉的黑水晶同贵橄榄(一开始真的把他和法斯弄混...)和榴石唠嗑时,贵橄榄提到他和榴石恰巧一同去找老师询问为什么“想念曾经队友的次数变少了,是我薄情吗。”这两位石头也反应出了其他宝石对待“离去”的看法:会悲伤,会自责(类比伊尔洛),但同时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逐渐接受一切。亚历的经历也反向证实了这一点——他不想让自“忘记仇恨的感觉”,同时也就是害怕自己让这样的仇恨淡然。换而言之,宝石们缺少的便是人类所有的极端情绪化。


法斯不一样便体现在这一点:他为了安特库去整个地改变了自己,在身体不疲劳的情况下长期感到无比困倦失神,甚至会因为思念变得阴郁而病态,将自己四分五裂——这些都是情绪的极端化表达方式。露琪亚对法斯这般行为的解释是“你的身体构造复杂”,解释恰当,也不妨说法斯在体内不断变化的微小生物指导下逐渐“人类化”了。


老师是人类制作的机器,为了毁灭肉体和灵魂,让人类得到解脱。可这位机器不爱工作了,他产生了对人类的情感和同情(从他对博士那也看得出来),漫画中有提到宝石们的相貌和发型都是老师雕刻出来的,那他的雕刻参照物是什么?——便是人类本尊了。老师用自己的回忆,带着人类的“不知意义”的名词建起了这个学校,又培养着类似“人类”又截然不同的宝石人。


这样做更像是为自己创造了一片自我蒙蔽的高墙——老师仍思念着给予他生命的文明,并将这样的思念和爱寄托在了类似人类的生物身上。合金把法斯捏碎时老师的神情十分复杂,或许他通过这个宝石联想到了曾经那些创造他的人的痛苦吧。


他逐渐发现法斯会流泪,同时有敏感,多疑,猜忌。想比起其他宝石来说总有一些小心机和多虑,这样在我们看来是人类缺点的性情,通过经历了人类毁灭和宝石形成的老师来看也许是难得的珍宝,也让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比其他宝石还高的包容和放纵。


在其他大大的佛学理论分析中,身体上的七宝逐渐聚合的法斯有变成人类的趋势,这点已经不争的事实。从感性角度来说,法斯所经历,所变换的一切一切,都是不断促成他朝人类方向偏近的原因。至于后续剧情如何发展,要看市川老师晚上记不记得磨刀了。

评论

热度(876)

  1. 年糕汤休一云 转载了此文字